近視與視力保健        

壹、序言

俗語說:「一分的預防勝過十分的治療。」任何疾病拖到末期再治療,往往是事倍功半。這個道理應用在近視的防治上,也是一樣正確。臺灣地區的「高近視盛行率」是一個相當令人關心的問題,所以近年來我國又有所謂「近視王國」的稱號。這問題在我們年輕的一代更形嚴重。年紀愈小就罹患近視的話,將來長大後演變為惡性高度近視的機率就愈大。行政院八十八年(1999)「加強學童視力保健五年計劃」(核定本)指出:【根據行政院衛生署委託台灣大學醫學院八十四年調查顯示:學童近視盛行率國小一年級為12%,六年級為55%,國中三年級為76%,高中三年級為85%;而民國七十五年的調查顯示:小學一年級為3%,小學六年級為28%,國中三年級為62%,高中三年級為76%。可以看出十年來學生近視率不斷攀升。反觀國外,日本高中三年生的視力不良比率為57%;而新加坡華人高中畢業生近視率為78%;而美國一般人口近視率約為三分之一;至於歐洲則更少。】

貳、近視的成因

為什麼我們社會的近視情況現在要比十年前嚴重呢?雖然說華人比起世界其他種族,在遺傳上是較易得到近視的種族,但是今天和十年前種族遺傳的條件是一樣的,因此遺傳只能說會使華人在「先天」上較容易近視,卻不能解釋在同樣是華人的遺傳條件之下,今天我們近視的情況何以會比十年前「惡化」。這種「惡化」實是歸因於環境上「後天」的失調!文明的腳步逐漸深入學齡前幼童,使他們「過度」近作業的機會比從前增加。所謂「過度」近作業,意指近作業之字體、樂譜、畫面過於細小或須相當費眼力才能辨認清楚,加上近作業之距離太近、時間太久。目前職業婦女增多,而家庭計畫使子女數減少,為人父母者更注重子女在智能、才藝等各方面的培養。套句時髦用語:「不要讓我的孩子輸在起跑點上!」望子女成龍鳳者對子女在智能、才藝進修方面過度之「提早」培養及彩色電視機、電腦、電玩等之日漸普及,均使學齡前幼童提早受到「過度」近作業的壓力。舉例言之,某些幼兒就讀小小班;某些未滿一歲的小兒看到他房間裡的牆壁上佈滿他父母為他所貼的ㄅ、ㄆ、ㄇ或A、B、C;某些龍子鳳女在中、大班的年紀就已經認得不少複雜的國字,閱讀五號正楷或更小的字體。【註:小學一年級的國語課本正文,字體頗大,那是二號正楷。至於各號正楷的大小長寬,請容於本網頁稍後詳釋。】某些才子藝女在中、大班的年紀就已經在使用密密麻麻的鋼琴小豆芽譜,而較簡單的鋼琴初級大豆芽譜,他們早就學過了。近作業會造成調節力的緊張(佐藤)及滯後(Ebenholtz),也就是所謂的假性近視。至於眼軸延長之真性近視方面,近作業之調節力增強(Young,Kelly)及有機磷農藥、殺蟲劑中毒之調節力增強(大塚),導致眼內壓或玻璃體內壓上升,以致眼軸延長有此可能;而近作業之集視(Donders)或其他眼外肌之運動、壓力(Greene),導致眼內壓、玻璃體內壓增加,以致眼軸延長也有此說;甚至假性近視與真性近視也有可能併存。 Dr.Young之研究報告發現:在狹窄牢籠裡的猴子比叢林裡的猴子有更多的近視眼。Dr. Rose 之研究發現:街上遊走的貓,百分之八十七點五是遠視;而在狹窄空間下生活的貓,其中百分之六十八點二近視。 Wiesel 和 Raviola 在彌猴和琲e猴所作的眼瞼縫合實驗發現:猴子的年紀愈小,眼瞼縫合的期間愈長,則眼軸的增長愈明顯,而近視也隨著愈嚴重。Mckanna 和 Casagrande 用地鼠所做的眼瞼縫合實驗亦發現:地鼠之近視係由眼軸的增長和過度的調視所造成。美國 Pennsylvania 大學醫療中心的 Richard 對 479 名 2∼16 歲兒童的家長進行了調查。調查發現,夜裡開著燈睡覺的嬰幼兒將來罹患近視的可能性比一般兒童更大,尤其是不到二歲的孩子。雖然他們的眼睛閉著,燈光仍會透過眼皮進入眼睛。由此可知,在同樣「開燈睡覺」的外在條件之下,年紀愈小,傷害愈大。

參、在不同的地方,視力檢查的結果為什麼有時候會不同?

學校檢查視力之後,若發現有視力不良的學生,都會通知家長帶學生到眼科醫師處接受進一步檢查。在眼科醫師檢查完學生的視力之後,如果醫師的檢查結果與學校的檢查結果有所不同,往往家長就會提出質疑。我們常常可以聽到類似的問話:「我的孩子在學校驗右眼是 0.5,在醫師處驗右眼是 0.2,是不是醫師驗錯了?」或者問:「我的孩子在學校驗左眼是 0.5,在醫師處驗左眼是 0.9,是不是學校驗錯了?」遇到這類的提問,醫師答說醫師自己驗錯了也不行;答說學校驗錯了也有問題。有時醫師解釋了半天,部份家長仍是滿臉疑問。

之所以會形成這類問題,原因很多,主要可分為以下三方面來考慮:

一、檢查者和受檢者之互動:檢查者是否有注意到受檢者瞇眼或遮眼時壓得太緊的問題。須知瞇不瞇大有關係。受檢者常因看不清楚視標而瞇眼,以便看得清楚。不瞇眼時若是 0.1,在瞇眼時可能看到 0.4。遮眼時壓得太緊以致壓到眼球,亦會使視力暫時減退。另外檢查距離之公尺數,檢查者是真正量得準確,還是只有大致估計一下?受檢者若因年幼,領悟遲緩,在看視標比劃上下左右時,楞在當場不比劃,檢查者是否有足夠的耐心和時間,教導幼童比劃的要領,以分辨他到底是眼睛看不清楚還是頭腦分不清楚。

二、檢查所用的視力表:常用的E形視力表檢查距離六公尺,常用的C形視力表檢查距離五公尺。市面上亦有使用經過縮小的視力表,檢查距離三公尺。但後者因檢查距離太短,調視力不能完全放鬆,較不可靠。用E形視力表和用C形視力表檢查的成績有時也稍有不同。 (E形視力表指Snellen氏視力表,C形視力表指Landolt氏萬國式視力表。)

三、受檢者的調視力:看遠時,受檢者之調視力放鬆的速度變慢,這就是初期的假性近視。有此情形的受檢者,在近作業一段時間之後,突然抬起頭來看遠處的目標,會看不清楚。但是讓他繼續看久一點,則又漸漸會更清楚。例如長時間近作業之後,馬上驗視力,成績是 0.2;五分鐘之後再驗,可能是 0.4;三十分鐘後再驗,成績可能是 0.7。

肆、視力保健

視力保健之主要目的在預防近視的發生、延緩其發作的年齡以及在近視發生後,減緩其「增加度數的速度」。根據作者(顧進榮)行醫多年的經驗,成年人(此處定義為二十五歲)之近視如果是一千二百度左右,一問起其最初罹患近視之年紀,答案往往都是小學中低年級就開始有五十度左右,然後逐年增加到成年時之近視一千二百度左右;成年人之近視如果是二百度左右,一問起其最初罹患近視之年紀,答案往往都是高中階段才開始有五十度左右,然後逐年增加到成年時之近視二百度左右。如果拿一位小學一年級學生近視三百度,和另一位高三學生近視三百度來互相比較的話,雖然這二位學生的度數相同(都是三百度),但是其預後卻大大的不同。因為從小學一年級到成年(此處定義為二十五歲)為止,有十八年之久可能增加度數;而從高三至成年為止,只有七年時間可能增加度數。何況年紀愈小之階段,眼球愈嫩,度數增加的速度也愈快。所以小學一年級三百度這位學生,等他成年時度數極可能是一千度以上(例如一千二百度);而高三時也是三百度這位學生,到他成年時度數極可能是五百度以下(例如四百度)。那麼要如何預防近視的發生或延緩其發作的年齡呢?

第一、遺傳上,要儘量避免高度近視患者間的通婚。

第二、在懷孕期間要有適當的營養和照顧。

第三、在七歲以前就要開始視力保健,避免「過度」近作業。在避免「過度」近作業之際,請勿矯枉過正,剝奪了小孩適度用眼的機會。因為適度使用眼力,是小孩視覺正常發育、避免弱視所必需,而自生下第一天至七歲之間正是小孩視覺能否正常發育最具關鍵性的黃金時期。

由作者(顧進榮)七十七年(1988)發表於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會刊之拙作「小學一年級學生之近視與七歲以前過度近作業關係之研究」(原著論文)中可以證實,自小學一年級即罹患近視者,與其過去(七歲以前)之過度近作業有因果關係之存在。小學就罹患近視者,其預後較中學、大學才得近視者差。Sorsby 認為眼軸之增長在三歲以前為最明顯 (5mm),三至十四歲間只增長 1mm。陳振武教授等發現 36∼47個月大至 48∼59個月大之間,眼軸長之增加也有 0.75mm。人一生由出生到七歲左右為止是眼球最嫩時期,也就是鞏膜韌度最低(鞏膜易受壓力而拉長,形成近視化),及調節力最高(睫狀體易受壓力而過度緊張、水晶體因軟而易於膨脹,形成假性近視化)的時期。在此一最嫩時期最不宜「過度」近作業,否則最容易為將來的近視埋下伏筆。茲建議如下:

[一]望子女提早成龍鳳者,學前教育型態之檢討:托兒所及智能、才藝進修等之學習內容,較艱深而須過度使用近距視力的部份,宜延至小學一年級或更高年級以後才教授。比如較艱深鋼琴譜之密密麻麻的小豆芽譜部份或字體小於四號正楷之教本、讀物,宜於小學一年級或更高年級以後才使用。(★標準中文方塊字體之長度、寬度及其適用之年級★「二號正楷 7mm x 7mm」→小學低年級的國語課本正文;「三號正楷 5.5mm x 5.5mm」→小學低、中年級的國語課本正文;「四號正楷 4.5mm x 4.5mm」→小學高年級、國中的國語文課本正文;「五號正楷 4mm x 4mm」→國中註解部份、高中。)

[二]正確近作業之姿勢、距離,應從幼童接受任何教育之「一開始」,即養成好習慣。比如三歲開始學美勞,從三歲開始,即應培養幼童的眼睛與畫圖紙有 33公分左右之作業距離的好習慣。(常見托兒所小班的小朋友,身高還不夠,在學校或是在家裡書桌太高,所坐的椅子又太低,結果在畫圖時,眼睛與畫圖紙的距離短於十五公分。這種「近作業距離過近」的情形,年紀愈小愈容易發生,小學、國中、高中以後漸漸減少。偏偏如前所述:「年紀愈小,傷害愈大。」)

[三]出生以後就要注意電視的影響,不是等到會走路以後才注意。比如四個月大,還不會走路之乳兒躺在推車裡,勿因疏忽而將推車停在收視中的電視機旁。因為乳兒雖看不懂電視,但「超近的電視」的聲或光仍會吸引乳兒的視線,加上「超近的電視」的電磁波和輻射線,在在皆可能造成乳兒眼睛的傷害。如前所述:「年紀愈小,傷害愈大。」

除了上述「七歲以前」的特別「視力保健」事項外,其他一般的視力保健要點也很重要。茲列舉下列六點,以供關心「靈魂之窗」健康的您參考:

甲、閱讀方面:每看四十至五十分鐘就要使眼睛休息五至十分鐘。不要在搖動的車子、輪船、飛機上看書。照明不可太暗或太亮。用右手寫字的時候,讓光線從身體的左後上方照射過來。姿勢要端正,不要躺著或斜著看書。若用桌上檯燈,勿使燈光直接照射眼睛。眼睛距離書本三十三公分左右。閱讀物要印刷清晰,不可有反光;閱讀字體不可太過細小。

乙、電視方面:看電視的距離應保持畫面對角線長度的六至八倍,不宜在狹小的房間裡擺上超級大的電視機收視。畫面高度應比眼睛低十五度。不要太偏角度看電視,最好在三十度以內看。看電視時間不要超過三十分鐘,否則每看三十分鐘應該休息十分鐘。畫面周圍不宜過暗或過亮,以免眼睛疲勞。避免看畫面太小的電視。畫面應調整至最清晰、最穩定的程度,且亮度適當,不要有反光。

丙、營養方面:要有均衡的膳食,不可偏食。要攝取牛奶、蛋黃、芹菜、胡蘿蔔、菠菜及其他深綠色或深黃色的葉菜類食物。

丁、情緒方面:過度緊繃的神經 (情緒) 也會傷害眼睛。因此學著適時放鬆神經 (情緒) 與肌肉,對於近視的防治也是有幫助的。

戊、眼鏡方面:四百度以下的近視,在上課或日常活動時,都應當戴眼鏡,才能夠看得清楚;但長時間閱讀時,可以不戴,以免眼調節的肌肉緊張,加深度數。四百度以上的近視,也可以在閱讀時,戴度數比較淺的眼鏡。如六百度的近視,在閱讀時可以戴三百五十度左右的眼鏡,以減輕眼球的負擔。眼睛屈光度數若有變動或鏡片受到磨損,應適時更換鏡片。

己、其他方面:保持充足的睡眠時間,定期接受視力檢查(每年至少一次)。書桌上使用黃色安定燈泡,天花板可使用雙管日光燈以求省電及減少閃爍。每月定期擦拭燈泡,可增加亮度約二成。常找時間注視六公尺距離以上的綠色植物,要有適當的戶外運動及休息。高度近視患者更應注意避免擠壓眼部、碰撞頭部,並應盡量避免參加刺激性的雲霄飛車、自由落體、高空彈跳等極速狂飆類遊戲。

伍、作者的子女,注重視力保健的最近結果如何?

作者(顧進榮)七十七年(1988)發表拙作「小學一年級學生之近視與七歲以前過度近作業關係之研究」在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會刊當時,我的子女剛好在托兒所大班、小班的年紀。他們同學的父母間(包括內人在內),瀰漫著一股「不要讓我的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風氣。最常見的就是各種智能、才藝的補習。如果長期耗費眼力、用眼過當,那麼在托兒所嫩嫩的幼眼,就很可能種下「將來讀小學時就罹患近視」的惡因。當時的家長都是等到,如果自己的孩子在小學的年紀得到近視了,才來考慮補救措施,不知道在托兒所的年紀甚至更早,就有近視的威脅。我獨排眾議,堅持我的子女在托兒所階段不可以接受「用眼過度型」的補習,並且對我的托兒所子女,花費很多時間精神來實行本文全部理念。可是我的理念不能見容於當時「提早起跑、惡性競爭」的風氣。內人甚至諷刺我說:「張三如何如何補習;李四也如何如何補習,你就是捨不得花錢給孩子補習!」因此我為了子女的視力,一路堅持,倍嚐艱辛。所幸到目前為止 (以後不敢說), 兒子讀大學;女兒讀高中,都沒有罹患近視,學業水準也還有中上的表現。

作者: 眼科專科醫師 顧進榮

        (教育部加強學童視力保健種子師資)